小豬出任務

免費送你 Line 貼圖!
下載
匿名
2019-05-24 23:17
生活板

我們與惡的距離

最近蠻多人看的一部連續劇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看 劇中有一部分再說精神病 「世界上每一百個人就有一個是精神病患」天哪我聽到這個數據嚇傻了,精神病不單有家庭遺傳的可能,還有受創傷的可能 我本身應該沒有家庭病史,但自認為創傷蠻多的,和家庭有關吧... 總之最不可能的連續劇情節都發生在我身上了...我就不係講 有看的讀者都知道思聰是個精神病患,常常覺得有人在旁邊跟他說話,且一直覺得有人在監視他... 這不禁讓我想起自身,我也偶爾會聽見有人在一旁說話,同樣的也覺得別人在監視我...... 我的興趣是寫字,常常喜歡坐在書桌前無意義的練字,雖然所有人都以為我很開朗卻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是黑暗的... 在大考前也不例外... 寫著寫著就聽到伯父伯母的聲音 :都要大考了還在那邊練字 :對啊 :他寫的是什麼字啊 :感覺像是一直寫一樣的字 沒錯,我當時拿著軟筆(非毛筆)不停的寫著「放下」因為我的筆是深藍色的而且快沒水了,所以交疊的字還是免強看得出端倪... 但是伯父伯母在他們自己的房間,而且離我很遠,加上門簾(遮一半,中間有到開口),根本不可能直接看見我在寫什麼! 又有一次我在滑手機,又聽見他夫妻倆的聲音 :又在玩手機 :對啊一直玩 :如果以後給了我們的孩子手機他一直玩怎麼辦 :沒收啊,好啦他沒在玩了啦 :最好啦他是聽到我們在講才放下的好不好 一樣是相隔百里的聲音,一樣有門簾,請問他們又是怎麼輕而易舉的直接觀察我在做什麼? 於是我上網找了資料,發現有針孔這件事,我也造樣把燈關了看看有沒有紅點點,我做了,而且所有羅斯都看過了都沒看到紅點 我依然堅信著他們在監視我.... 我得了精神病嗎? 還是他們真的在監視我? 我知道他們不喜歡我,總覺得我想為偷拿他們的東西,但是我可以對天發誓我從沒拿過他們的東西 我知道我不是他們的孩子,沒有父母會相信自己的孩子是小賊,但是... 而且我在聽見這些聲音之前常常覺得有人在看我,一回頭赫然是伯母掀起我房間的門簾在看我在幹嘛... 這個家的確不屬於我,所以我沒有家...可是一個孩子難道不需要家嗎? 在奶奶的眼裡我所有的話也都淪為自私 我也深深的懷疑自己 直到同學告訴我,那為什麼不是他們自私是你自私? 唉...小的時候常常想為什麼媽沒了,爸沒了我不去孤兒院? 孤兒院雖然環境不會比這裡好,但是志工們會把照顧我當作責任,我不用看別人的眼色,也可以有家... 算了 世上可憐的人太多了,我如今只想知道我究竟是生病了還是?
549 人已讀/ 113 人喜歡/ 2 則回應
全部回文
匿名
1 樓
0
你還在唸書階段吧?!我認為這是內在給自己壓力造成你一直覺得被監視及幻聽情形,其實我也不是身長在正常家庭裡,我們多少會非常在意他人眼光,因而有種半強迫自己一定要如何如何,所以我真心覺得放鬆些,試著釋放點壓力出來!和好同學好朋友多走走,聊聊,真的沒事的,加油
2019-05-25 14:52
回覆
匿名
2 樓
0
(此留言已刪除)
2019-05-26 09:32
回覆
我的回應...